邀請家人/家人信主篇

「我們在天家再見」

黃瀞瑩

自出生外公和外婆把我帶大。16年前外婆因罹患末期肺癌,確診後一年就離開了世界。離世前,身為基督徒的表舅母帶領外婆決志信主。她離世的時候非常安詳。我卻有些遺憾無法見她一面,也無法說上一句道別的話。

帶著這遺憾的我在四年後決志信主並受洗。自信主就為家人得救信主禱告,可是從來沒有如此的勇氣向家人傳福音。我和父親曾因為信仰理念不同而起衝突。所以我一直很避諱這樣的相交。 2015年來澳門工作,參與宣道堂聚會,在這裏被牧養和造就。每每聽到教會弟兄姊妹分享說自己的家人、親朋戚友如何接觸福音決志信主,還可以一家人一起回教會、事奉主,我心裡就很羨慕,真希望有一天我和家人也能像他們一樣一起參加聚會。傳道經常鼓勵我參加短宣隊,從中鍛煉自己,建立對神的信心。

2016年10月回家鄉探親前我向神求一顆勇敢的心向我80多歲的外公,以及弟弟、妹妹傳福音。弟弟聽了福音,決志信主。妹妹和外公聽了福音卻還沒有預備好要決志。同年11月的某一天,我收到媽媽的來電說外公的視力出了問題,做了磁力共振檢測和活樣抽檢確認患了第三期鼻咽癌,腫瘤已經開始壓迫著視力神經。

那刻起,我們家就正式進入抗癌行動。因經歷過外婆肺癌癌細胞侵入骨髓的辛苦疼痛歷程,所以外公很抗拒入院接受放療和化療,一直用草藥控制病情。外公終日心情憂鬱低落,埋怨自己因命運不好才得此重病。2017年2月媽媽再次來電告訴我外公的狀態差了許多。我心裡很著急,與好友分享了這件事。好友鼓勵我要向神求賜勇敢的心,向外公單單傳講基督,並將結果交託給神。在我預備好自己的心態的同時,我也請團契的傳道、導師及契友們為我禱告。打了個長途電話回去給外公。由於腫瘤已經長大壓迫著他的聽覺神經,所以我需要一個一個字大聲地向他講解好消息。外公當下決志信主。

我拜託基督徒的姑媽和表姐安排當地教會牧師到家探訪,並確認他是否真心明白福音信主。這時我們面對極大的挑戰就是要請求我未信主的父母開放家庭接受探訪。感恩神賜智慧給姑媽和表姐接洽我的父母使他們願意開放家庭。在牧師的一再講解和確認下,外公堅決他要信主並同意參加浸禮課程。2017年4月外公接受洗禮。受洗後的他有很大的改變。之前他不想讓別人知道他有此病,受洗後他願意與人分享,而且心情也比較開朗。我很感恩因為他的願意分享,讓遠在他方失聯多年的親戚專程來訪,重新建立連繫。

2018年1月6日第一個主日,他離開這個世界回到主的懷抱裡。我和家人固然傷心,但我深信他從此在神那裡過著不需要忍受痛苦的日子。在他的安息禮拜裡,我分享了在外公身上看見神在他生命中滿滿的恩典和憐憫。

外公在年輕的時候曾信主而且參與過聚會。因一些誤會,他選擇了離開信仰。他帶著恨怒基督信仰走過40多年的人生。走到人生的盡頭,神卻從未忘記他,也沒有放棄他。患病的歷程裡他最怕的是要再次經歷外婆當年痛得要打嗎啡的過程。每次陪他去醫院覆診,他都向醫生強調這一項,所以醫生開了許多止痛藥給他;我每次和他手機視頻時也帶他一起禱告求神保守,結果從頭到尾他沒有吃過多少次止痛藥。現在我們家的止痛藥多得可以開藥房。我相信這是神對他的恩典和憐憫。

外公的安息禮拜,也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機會向所有的家人親戚表明自己是基督徒的身份。我信主受洗已有十年,但家人及親戚其實都不知道。他們都是在背後猜測,卻從未當面問我。安息禮拜後我們設午宴道謝出席的親朋戚友。第一次以基督徒的身份帶領大家做謝飯禱告。爸爸和長輩們沒有抗拒,反而給予認可並表示對基督信仰改觀。回想這一切,神是藉著這樣的機會打破我和父親之間多年因信仰鑄成的隔膜。現在我和父親可以彼此分享信仰觀點。

當初因為不想有遺憾,將來沒辦法在天家與家人相聚就帶著神賜我的勇氣與外公分享福音。能夠看見他平安地離去,也堅守了為他安排基督教儀式處理他的身後事。我相信現在的離開是暫時的,將來我們仍然會再相見。我很喜歡以下這兩段聖經經文,道出了人的一生何等短暫。若我們相信有神,結局就不一樣。

「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詩篇90章10節)

「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示錄21章4節)

這是神給每個相信祂的人的應許。在人看來是絕望的,但在祂的裏面有盼望。謝謝一直在行動和禱告上扶持的弟兄姊妹,讓我和我一家被祝福、被安慰。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