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主見證

「謝謝神,不論我出我入,你都看顧、保護。」

陳聰輝

大家好,我叫做輝輝,全名陳聰輝。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經歷。我今年已經回教會差不多十年。在這十年我經歷許多起起伏伏。我很記得在十年前的一個暑假,我在我媽媽工作的工廠裏無所事事的時候,一位媽媽的上司叫我到樓下看看新搬來的一間店。當時我都不懂那間店是做甚麼的,我就和我媽媽一起看,之後才知道是潮州宣道堂。

湊巧的是,那天又是星期六,春花傳道就邀請我參加下午的團契,自此之後我就開始回團契,還邀請了我的媽媽回崇拜。其實在我從小還未認識神的時候,祂已經一直在保護我。可能大家看不出來,我是在一個充滿家庭暴力的環境長大。我的爸爸是一名賭徒,他的性格比較暴躁。每當他一踏進賭場,就不會指望有錢帶回家,而「逢賭必輸」更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每當爸爸賭輸了,一回到家就打我和媽媽。如果沒有神一直在保護我和媽媽,想必一定會打得很嚴重。

我最刻骨銘心的記憶就是有一次爸爸打媽媽,還打了我一巴掌,到現在仍然記得。我心中一直有個想法,於是我和媽媽說:「不如我們一起離開吧!」不知道那一刻是否受聖靈的感動才說的,那時候的我才只有4、5歲,也不知道為甚麼我會這麼說,最後媽媽就帶著我離開了那個傷心的家,從此我和媽媽相依為命。

另一次經歷神就是我K3的那一年暑假,我到醫院檢查,得了一個小朋友不常見的病,醫生對我和媽媽說我得了膽結石並發炎,需要做手術把它拿出來。

當時我媽媽並不知道這個病其實可以不需要做手術,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位醫生誤診了,最終還是做了手術。可是對於一位6歲的小朋友來說,是有多大的風險!不過到最後神都給我有這個機會在這裏分享我的見證,其實做這個手術對未來的生活有很大影響。膽囊的用途是將膽汁送到腸道,幫助消化吸收。從那時開始我只能吃清淡的食物,如果吃得太油又消化不了。在師友啟導計劃中和我接觸過的,或是和我一起去過香港的兄姊都會知道我的情況。

我在小四那年開始認識MARIO傳道,他邀請我加入他的小組。因為潮州堂的少年團契漸漸少人出席,甚至有一個星期只剩下我和幾位團契哥哥姐姐,那個時候我覺得真的好孤單。自從那次之後,我再沒有出席他們的少年團契。可能MARIO傳道知道潮州堂的狀況才邀請我出席總堂的團契。慢慢地就在總堂認識了一群朋友、兄弟,我就從潮州堂轉到總堂。雖然我有持續回來教會,但是我當時的生命還沒有被完全改變。

       初中一年級那年,因家境問題我沒有電腦就和同學去網吧玩。媽媽也因為證件問題有時來不了澳門。當時我正處叛逆期,媽媽在澳門的日子一開始我還會準時回家,到後來因為媽媽不常在澳門,就慢慢地玩到很晚才回家。我又會因為怕同學們嘲笑,所以就開始逃學。一逃就逃一個星期。連媽媽都沒辦法管治我,她就叫MARIO傳道幫忙管教我。所以那年只要我晚回家,我就會被MARIO傳道責備。差不多一個星期最少一次,由充滿好奇的會務室變成一個十分抗拒的會務室,我也是在那個時候開始很討厭傳道人。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很任性的人,喜歡我行我素。但是有一次被罵完之後我就在想:“其實都是因為晚回家,那為甚麼我要這麼晚回家呢?你心裏面是不是很喜歡被人罵?那為甚麼還要這麼做呢?其實你可以選擇不去網吧啊!只要我不去那就不需要被別人罵啦!”

從此我再也沒有去網吧。我就讀的學校也在那年制定了一個新條規,如果學生收到4封警告信就會被勸喻離校。因為那年多次逃學,我已經收到3封警告信。其實那時校務處要給我第4封警告信,但因為神的恩典,加上我媽媽向主任求情,我才能繼續在同善堂讀書。最後我也鼓起勇氣寫了一封信給老師,求他給我留級的機會,而他也給我一次改變的機會。

今年六月我洗禮歸入主的名下,同一個暑假我參加了拿細耳福音勇士的計劃。當中經歷到神在我生命中有一個特別的安排。我的生命中如果沒有神與我同在,可能就沒有今天的輝輝。所以感恩祂在我的生活中給予的保護,無論在甚麼時候認識神,祂都會一直看顧著我。祂從未離開我,神在我生命裏面就好像一名鐵匠,不停地塑造我成為一個合用的器皿。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