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要參加遍傳?

「神會為我預備道路」

何靜儀

我在1981年9月信主,當時教會裡已經宣傳著1982年主辦「福音遍傳運動」。我當時已經是在職者。在工廠上班要請假一個星期出席遍傳真的非常困難。初期的遍傳運動是為期兩個星期。教會讓我們選擇,第一個星期是動員期,第二個星期是探訪期。當時很多青少年人都很踴躍地參與其中,他們很少只參加一、兩天的活動。大家都很想請假全程參與。可見當時的弟兄姊妹非常熱心福音的工作。我也很想參與,但想到要請假真的很難,當時在工廠工作一個月才放一天假,但是還是堅持禱告試試看能不能參與。我覺得信主之後整個人生改變,所以就決定參加,但是我還沒有報名,就一直把這件事放在禱告裡。

初信主時在總堂聚會,當年我住在新橋區附近。有間宣道堂舉辦「青少年活動中心」,有補習及一些青少年活動,教會準備在1982年把這個中心正式成立教會,當時教會挑戰一些弟兄姊妹去協助。我當時想:我住得那麼近,不如我過去幫忙好了。就在我去幫忙的時候,這個中心剛好開了一間福音診所,當中有一位西醫和牙醫。有弟兄姊妹把我推薦給他們成為牙科護士。因為我學歷不高,覺得自己不能勝任。經與負責人了解之後,我帶着興奮的心情於1982年一月正式在(以前名為中心堂,現在改名新橋宣道堂)福音診所上班。

在福音診所上班意味着有機會向病人傳福音,心情很雀躍。剛信主的時候,我甚麼都不會,當時香港堂的郭醫生很用心地教導我,雖然現在他已經回到天家,但那兩年多的時間真的學習到很多東西。說到遍傳運動,自然就不需要再請假了,因為我已經在教會裡工作,所以能全程參與其中。我很感恩。當時我沒有想到,但是神早已為我預備了。

後來我在診所只工作了兩年多,因為那位醫生回香港了。福音診所也停辦了,所以沒有辦法,我又回到工廠工作。1985年教會需要請人處理兒童助學金的事宜,當時還沒有「愛心工程」,我又再一次回到教會事奉。直到1993年,我結婚並隨著丈夫到比利時工作和生活,我們沒有打算移民或定居在那裡,只是想見識外面的世界。其實當年我很掙扎,究竟是要跟著丈夫去比利時,還是要自己留在澳門?因為生活真的很艱難,華人到外地生活都是經營餐館,那種工作和生活很辛苦,親人、朋友又不在身邊。雖然在那裡還是有教會生活,但是心裡仍然記掛著宣道堂的工作,所以我一直和丈夫說要搬回澳門。在比利時生活兩年多時間就很想要回澳門。後來有弟兄姊妹用信件通知我,教會將在1995年舉辦『福音振濠江』遍傳運動,又再次激起我福音遍傳的心志。當時遍傳的事工已經改為五年一次。我的心真的很想參加。不過,我的信心不足,總覺得自己已經在國外生活,怎麼會有可能參與到?

我和丈夫商量這件事,他也認同我的想法。因為我倆自信主就在宣道堂成長,那種歸屬感是無法取代的。所以我們決定了要辭職搬回澳門。接下來要面對的問題就是要怎樣向老闆請辭?因為我們最後幾年被一位基督徒老闆聘請了,他們對我們很好,供應住宿,設立家庭聚會,在屬靈方面給我們很多幫助。我們覺得好難開口,因為一辭職,老闆就失去兩位員工。我丈夫是廚師,我是助手。最後,我們把這件事情交託給神,希望神為我們預備有其他人來幫助他們。

那天是家庭聚會。在聚會開始之前,我的老闆突然有事情向我們宣布。他說這個地方不想持續經營餐館生意,因為看見福音的需要。她想把餐館轉型成外賣店,把餐廳變為基督教書局,可以精簡人手。她的丈夫可以幫忙廚房的運作,也明白我們在那裡要找新的工作不容易,她說她可以幫忙介紹。然後我們就把打算要搬回澳門的事情告訴她,碰巧時間的安排也非常奇妙,剛好是七月份。我們原訂是要七月尾離開比利時,回澳門參加遍傳運動。真的很感恩!

神真的不誤事!在我們還沒有想到的時候,神早已為我們鋪路,以致我們可以很順利地處理後續的事情。最後,他們夫婦還陪我們到荷蘭遊玩了一圈,我們才搬回澳門。

1982年和1995年的遍傳運動對我而言都是非常難忘的經歷。

參加完1995年的遍傳運動不久,教會再次聘請我成為教會的同工直到現在。我看見神賜給我很多額外的恩典,所以我就更一心一意為主擺上,必定要參加遍傳運動。

我並沒有甚麼特別的恩賜才幹,但神是看重我們的心。當我們有願意的心去服事的時候,神就會把機會放在我們的面前。有機會參與在神的工作裡面是一件榮幸的事,也是蒙恩的事。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