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要參加遍傳?

「無論身在何處都要成為神的見證」

卓瑞珍

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因結婚關係從香港移居到澳門,當時的澳門還像一個小城鎮,晚上的街道很昏暗。那時我的心在想,為甚麼澳門的街燈這麼暗淡,走在街上總是昏暗的,令人有種莫名的冷清,後來才發現原來當時的澳門並不像香港,滿街都是霓虹燈,即使在晚上也是五光十色。

我是在很年青的時候就信主,年青沒有太多的家庭責任及負擔,故我一向在教會十分活躍,甚麼訓練、講座、研討會、詩班、團契等等從不缺席,甚或一些聯合事工的服事,只要牧師開聲,我一定響應。記得在我通知教會的兄姊要移居澳門時,他們大部分都不大支持,他們總會說香港比澳門好啊,為甚麼要走?當時我在香港的工作也算不錯,而我先生亦有香港身分證,可以留港工作,但他卻喜歡澳門的生活。

我很清楚知道上帝不喜悅夫婦分開,因為在以弗所書第5章22~24節: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31節:為這個緣故,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我很清楚知道神要我與丈夫同住,但當時我想,神要我放下香港的一切(包括我的親友、工作、住所、教會的服事)來到一個我完全陌生的澳門,祂要我作甚麼?

1990年4月,我帶著8個月大的兒子來到澳門定居,神讓我在這個陌生的城巿重新建立一切。每主日我就帶著兒子回宣道堂聚會,當時我只參與主日崇拜。在澳門定居下來,第二及第三個孩子相繼出生,生活變得十分忙碌,日間工作,放工後回家照顧3個年幼的孩子。由於地點及角色身分的轉換,我再不能像年青時一般,參與教會各式各樣的團契及聚會,更遑論參與服事。但我並沒有忘記來澳前的一個心裡的問號:上帝要我在這裡做甚麼?

宣道堂是一間行動型的教會,很多時候都聽見出外佈道的行動,多是在主日的下午,但帶著3個孩子的我,禮拜日除了帶他們參加主日學和自己崇拜外,哪裡還有時間參與?1995年,教會推動全澳福音遍傳運動──95福音震濠江,8月份有為期6天的遍傳高峰期,當時心裡有一種力量,好像是推動著我要報名全程參與,但同時心裡有很多掙扎及問號:這是暑假啊,真的可以放下3個孩子全程參加嗎?另一方面心裡就想起哪句話:祢要我在澳門作甚麼?終於我憑信心報名參加,並且是全程參與。感謝主給我一位很忠心的家傭,使我在6天的遍傳高峰期間,無後顧之憂地全程投入在傳福音的行列上。自這次福音遍傳後我開始投入更多的教會服事,團契、堂委、主日學等等。

在95福音震濠江後,五年一次的遍傳運動,我從未缺席,並且每次我都參與全程,因為我知道這是我的本份,如保羅在哥林多前書9章17節:我若甘心做這事,就有賞賜;若不甘心,責任卻已經託付我了。我們都是神的管家,在路加福音第12章,主耶穌說:誰是那忠心有見識的管家,主人派他管理家裡的人,按時分糧給他們呢?主亦提醒我:因為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

今年是我定居澳門第30個年頭,從對這個城市一無所知,到現在可以穿遍全澳的大街小巷,從在宣道堂一個人也不認識(除了藍欽文牧師)到現在從長者團契到主日學K1的孩子,我都可以在其中叫出他們的名字(雖然不是每一位)。在這30年,無論在家庭、工作、教會牧者同工及弟兄姊妹的關愛等,上帝給我的恩典數之不盡,超過一切所想所求!隨著年日的過去,我忘了甚麼時候開始明白無論轉換了何種身分、角色、地域等等,我還是要在身處之地繼續為祂作見證的道理。最後,我以保羅在腓立比書的兩節經文與兄姊互勉。

「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立比書3章13-14節)

2 3 4 5 6